跳樓、吊頸、燒炭自殺--遺體防腐師專訪(II)

這是一份特別的職業,工作時需要時常面對人,然而她的工作對象從不跟她說話,因他們全­部都是已死的人。Jenny,是一位註冊防腐師。



現時,全世界的註冊女防腐師少於二十位,而全港的註冊防腐師更只有兩位。究竟,防腐師
­的工作是怎樣的?經常面對'死亡'的她,又有什麼感覺?